晴語

《如果》正在重修,施工中,请戳小号老鱼或许“伦洸如果”Tag。欢迎催更,反正应该没用。

【伦洸】住手,放过那个空投

_双吃鸡UP主paro

_线上谈恋爱线下撕逼的傻白甜辣鸡ooc段子集

_我也不知道会写多长


是目前的进度。别问我为什么考试才写东西,我也很绝望。

求轻喷_(:з」∠)_


1.

森伦太郎,线下为恶狼大学兽医系一年级生,线上是一名PUBG直播UP主,ID为“唯章鱼烧和姐姐不可辜负”,人称章鱼烧大大或小恶魔。

现在和高冷禁欲系IT男绝赞同居中。


2.

伦太郎的室友兼房东叫新村洸,是恶狼大学已毕业的学长。由于和姐姐森美咲的一些交情,伦太郎住进了这位毒舌高冷学长的房子里。

洸的生活基本上维持在超市、学校、家,三点一线。学校休假的时候,他会考虑带他家的黑猫薄荷出巡。

“枯燥乏味。”伦太郎评论道,“看样子连游戏都不会下。”

新村洸报以一声冷哼。


3.

伦太郎非常感谢房间的隔音程度,也十分感谢同居室友晚上也会躲进房间里,以免直播时碰到,那多尴尬。

晚上十点,伦太郎调整好镜头,准时开直播。

“嗨,晚上好~我是章鱼烧~”

伦太郎那张尚带着些许稚气的帅脸出现在画面中,习以为常地引来弹幕的一片狼嚎。

“表白章鱼烧大大prprpr”

“章鱼烧大大的颜我tm吹爆!!!谁敢吐槽他的发色!!!”

“前面的别走!彩虹色也挡不住恶魔大神的美颜盛世!”

“前面是新人吧?多看一下直播你会知道章鱼烧大大是何等攻气逼人的!!!”

不出意料都是对他颜值的赞美,伦太郎承受得心安理得。


4.

但凡事总有例外。总有一些小萌新会吐槽各种奇奇怪怪的点,例如……

“恶魔君的角色什么鬼啦hhhhhh那外套是不合尺寸吗hhhh”

“吃鸡的衣服还有尺寸??当我没下游戏吗hhhhh”

电脑画面上出现了一个站在荒野之中的角色,身上穿着的那件明显不合码数的星空外套虽然槽点满满,来历却让广大玩家闻风丧胆。


5.

Shroud,外号大魔王,持续占领欧美榜首第一位的超大神级玩家。蓝洞特意设计了一套枪支皮肤给他,全球仅此一套以示殊荣。

欧美有大魔王,日本也有小恶魔——伦太郎。蓝洞也没有厚此薄彼,也给伦太郎设计了一件衣服,全世界就那么一件。

就是那件超大码数的星空外套。


6.

日本榜首经常由两个人争夺,伦太郎和ID为Mint的另一位大神级UP主。当时Mint正宣布三次元繁忙的原因而暂时停播,游戏都很少时间在线。于是伦太郎就这样登上了榜首,获得了这件度身定制的衣服。

从此,有关注他的人打游戏在准星里看到这件衣服的,都去找车回避,希望某位大神能打救他们,成功挑战恶魔。

……结果当然是徒劳。

至于Mint,听说他并没有任何的不快。他根本不知道对方用这个机会得到了一件如此显眼的衣服。只是听Mint的粉丝说,他得知曾经有过那么一场无形的比赛之后对此说了一句。

“切,我觉得拖鞋比较有吸引力。”

……今天的薄荷大神的时尚触觉依然不在线。


7.

“今天想试试新的雪地图呢~”

嘴上这样说着,伦太郎最后还是点选了四张地图随机。过了一会儿,他的角色就在一片沙漠中落地。

伦太郎果断无视弹幕中刷的一大片“233333”。


8.

“诶?我选了匹配队友吗?”

伦太郎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操控着角色去寻找自己的队友。

“嗨,能听到吗?我们一会儿跳哪儿啊?”

当伦太郎以为对方没开语音时,对方在麦克风特殊的处理下略显奇怪的声音响起。

吃鸡的麦克风质量的确很差,伦太郎听着自己经过处理的声音默默想道。

“皮卡多。”

有胆量啊。伦太郎对队友君的好感度瞬间提升了不止一个点。

“好呀,呃……”伦太郎快速地瞄一眼队友的ID,“真的不是盆栽”。


9.

“盆栽君?你惯用的什么枪?一会儿我们抢子弹就有点麻烦了吧?”

“首先,别叫我盆栽。我真的不是盆栽。”

申诉无效。伦太郎看着弹幕中清一色的“盆栽君”,为盆栽君默哀。现在一百多万人都知道他是盆栽了。


10.

“我打狙。单发偏爱98k,连狙的话就SLR。步枪喜欢5.56的枪,所以都可以。”

“哦哦哦哦哦是狙击手啊!!”

“刚好跟章鱼烧大大互补吗hhhhh”

伦太郎顺着弹幕接话:“哇,刚刚好诶!我打的近战!惯打冲锋枪,一般都是装了快扩的Vector~步枪的话喜欢7.62!”

“哦,那就行了。”

那边传来没有起伏的声线让伦太郎怀疑对面是在棒读。


11.

作为直播主,伦太郎自然不能容忍冷场出现,避免怠慢了观众老爷们。

这局匹到的这位队友至目前为止相当寡言。

“我下一局就不跟他打了。”

伦太郎关了麦悄悄和观众们说道,“你们也不喜欢看这种是吧?”

后来事实告诉我们,图样。


12.

“你有枪了吗?附近好多人。”

队友的声音把伦太郎的注意重新放到了游戏上。他连忙打开麦克风。

“还没有。连喷子都没有。哇!”

伦太郎的一声惊呼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远在屏幕前的某些观众甚至掉了手机。盆栽君也显然被吓到了,他看到地上的UMP9就立刻往伦太郎的方向赶去。

“你怎么了?!”

盆栽君看了看伦太郎的游戏ID,感觉羞耻到无法叫出口,直接用“你”就急着呼叫伦太郎。

妈啊,他还落拳馆,嫌自己不够显眼是吗。

不久,等他快赶到现场的时候,屏幕上显示:

“您的队友おおかみ用拳头击倒了我的女友一百分。”

“您的队友おおかみ用拳头击杀了不要打我男票和我的女友一百分。”

盆栽君:???


13.

放下懵逼的盆栽君,我们看一下不久前的伦太郎视角。

“哇!”

伦太郎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到了,他操控的角色也因而后退了几步。来人拿着汤姆逊对他就是一片扫射,伦太郎微微惊呼了一声,之后迅速地做出了反应。凭着蛇皮走位,伦太郎滴血未损地来到了敌人面前,几下就把人打趴下了。

哼,但我拳王浪得虚名吗。伦太郎得意地想。

不,你没有这个称号,醒醒。

地图上又显示出有脚步接近,可能是这个人的队友。人还没到子弹先到,伦太郎继续刚才的骚操作,欺负这个明显刚玩不久连枪都不会开的小女孩,顺利达成2杀。

弹幕上只留下清一色的“66666666666”,等盆栽君赶到现场,只剩下两个盒和舔包舔到津津有味的伦太郎。弹幕风头一转,改为心疼状态外的队友君。

“盆栽君以为自己匹上一个神仙哈哈哈哈哈哈哈”

“盆栽君:???”

“哎哟喂这两个包真够肥,可不是人机可比的。”

于是盆栽君默默地和伦太郎交换了一波物资,继续称霸皮卡多的旅程。


14.

由于拳馆这块地非常抢手,快递简直源源不绝。伦太郎从拳馆出来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很走运地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枪,击杀数字也上升到有7,心情相当不错。

“换个地方搜吧?这里都搜完了。”

伦太郎瞄了一下盆栽君的装备,嗯,离他自己所说的理想还差一支单发狙。

为了盆栽君的98k,两人跑了大约500多米,终于找到可以代步的旅游巴。

“来,带你感受大巴上山的感觉。”

据弹幕说,盆栽君当时犹豫了相当久,最后才迫于无奈上了贼车。


15.

在队友的坚持下,伦太郎极少数地去了偏僻一点的房区。盆栽君下车搜刮一波的时候,他就留在了车里。

他感觉自己好像陪女朋友逛街的男生一样可怜。

而无良的弹幕群众们,只会幸灾乐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小恶魔最修心养性的一次吃鸡”

“快!去昭告天下!小恶魔从良了!”

“快看章鱼烧大大的表情hhhhhhh”

“生无可恋哈哈哈哈哈”

我可能养了一群假的粉丝。伦太郎面无表情地按了下喇叭,决定绝对不和这个盆栽君再打任何一局。


TBC

【生贺】没有名字的生贺(伦洸)

祝伦伦生日快乐!!!!


唉,最近考试了才迷上了踩过界,这次就是踩过界paro(盲侠大律师)信号的颜和演技我特么吹爆。看的时候一直觉得申侠跟洸洸不只一点相似,于是产生了想写的念头。

即使我写得那么难看,请不要讨厌伦洸和踩过界!


温习时间的产物,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应该就是很乱很水的大杂烩。





“基于以上理由,我恳请法官阁下,判被告罪名不成立。”

他环视法庭,聆听着众人心跳和呼吸的变化。得出满意的结果,他对检控官扬了挑衅的笑容。他缓缓地摸索着坐下来,整理一下刚才因为辩解有点激动而偏掉的假发。凛佳压下声音,附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海堂检控官皱着眉头,神木法官在点头,看来认同你的说法。”

他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对着法官席轻笑出声。

“意料中事。”


不待洸站起来整理文件,凛佳带有好奇心的发问便立刻追到耳边:“你怎么知道第一证人在撒谎?你证据怎么找到的?”

洸揉了揉眼睛,随即放下了手。

“第一证人声称被告袭击的动机,是在于被告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过于悲愤于是出手伤人。但在美国找到的报告指出,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也不曾告诉被告。法官自然会质疑第一证人口供的可信性,加上他越来越慌张的表现,更不能自圆其说了。”

说罢,他伸手解开衬衫的第一颗纽扣,接着自然地搭上凛佳的胳膊。

“都收拾好了吧?先回事务所吧。”

“诶,我知道你证据哪找了。怪不得伦太郎这阵子不在啊,原来帮你找证据去了。”

“别多想。他只是我请回来的私家侦探……”

“嗯,好一个同居的私家侦探。我说你啊,就别那么倔了,答应人家不好吗……”

听到此处,洸默默放开了凛佳的手,选择性过滤她源源不绝的理论。他戴上墨镜,挥动着导盲杖前进。


“洸君~”感觉到前方有大型物体正在靠近,洸神色自若地侧一侧身,躲开扑过来的人。伦太郎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

“洸真过分呢,明明我当晚就订机票去帮你找证据了,那么辛苦回来连一个拥抱都没有。我抗议!”

虽然嘴上不停地在抱怨,伦太郎还是去扶着洸到办公桌前。洸挑眉,并没有理会伦太郎的申诉。

“驳回。说那么多,还不是你这个月房租还没交给我,才要长途跋涉去帮我忙。我怎么就搭上你这样的室友呢……”

“没办法啦,谁叫你的房东就是我姐姐呢?”

伦太郎笑意盈盈,洸虽然看不到,但很有冲动一拳揍上那张笑嘻嘻的脸。他想到当时的情况,神情复杂地叹出一口气。


“为什么不继续租给我?”

森美咲也很慌张,她不好意思地抓紧了手中的订金和合同,一脸为难。

“不是我不想租给你,你这么好的租客,能选择我当然会租给你的……”

“那为什么?你认识我那么多年,知道我是瞎的,搬去新环境就是要了我的命啊。”

“没办法啊!我弟弟从外国回来,没地方住,自然是把我手下的房子给他啊……”

美咲的话尚未说完,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就传入了洸的耳朵。“姐姐~”伦太郎愉快地跑过来,“我可想死你了!”

“等等,你的弟弟是他?”

洸不待美咲回答,四感已经告诉他,他应该还算是个不错的室友。他一直孤独惯了,几乎第一时间想拒绝,但想想要搬出去的结果,他咬咬牙,脑袋里快速运转。思索过后,他深吸一口气,扯起一个勉强的笑容。

“你还要留着这房子收租呢,给弟弟住的话岂不是收不到了?不如……”

“我们合租吧。”

两道声音重叠在一起,连他们本人都吓了一跳。不同的是,洸下一秒就掩饰好外露的情绪,伦太郎的嘴顺着惊讶的弧度,上扬成为一个微笑。

这就是侦探和大律师同居的事发起因和经过。


“今晚去凛佳的酒吧喝一杯不?约上小律?”

洸的手精准地推开了伦太郎凑过来的脸,显得一脸嫌弃。

“人家是法官,要保持中立的。我经常要在庭上看到她的,别给人家和我添麻烦了。”

“有什么所谓嘛。”不嫌事大的师爷凛佳向伦太郎投去一个富有默契的眼神,“我已经约好了。今晚就庆祝洸打赢官司和伦太郎回来,不醉无归!”


……这就是他现在拿着乌龙茶一脸尴尬地坐在酒吧的原因。

“干嘛来酒吧不喝酒?好扫兴的好不好。”

律拿着一杯鸡尾酒回到他们的卡座,努了努嘴。

“你看,伦太郎都有碰酒精呢。”

洸自然地看向伦太郎声音的来源,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是看不到的,迅速地回过头来,冷静地抿了口茶。

“……你在我茶里加酒了是不是。”

洸仔细嗅嗅,酒精的味道其实并不惹人讨厌,只是他抗拒失去理智和意识的那种状态。

当年被父亲抛弃后,他就不曾向人打开过心扉。害怕失去,畏惧伤害。他虽然目不能视,但心里明白得很。只要不去建立,就不会失去。然而伦太郎风风火火地闯入了他的领域,每天都让他烦恼……

洸越想越烦,拿起杯就喝,丝毫不顾冲下喉咙的辛辣,一杯接一杯。等到律回过神来,他已经喝光了桌上的白兰地。

“哦天啊!你干嘛喝那么多!”

她的惊呼引来了伦太郎的注意,他放下手中的啤酒,快步走来。他向律展示出他的招牌微笑,打横抱起完全瘫在沙发上的洸。

“大律师喝醉了,我先送他回去吧。你们慢慢~”

“啧啧啧,瞧这占有欲。他到底什么时候开窍呢……”

律爱莫能助地摇头。


伦太郎把洸抱得很稳。即使洸个子很高,但他还是紧紧地把他圈在怀里,小心避开路上的灯柱和告示牌。

虽然避不开途人的眼光。

洸在伦太郎怀里很安分。他皱了皱眉,哼哼两声就往伦太郎颈窝靠。伦太郎低头凝视他的睡颜,还是没忍住在他额上留下一吻。

“我的心思,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发现呢,洸……”

“伦太郎……”

突然的发话让伦太郎吓了一跳,他连忙回过神来,看到洸还是紧闭的双眼放下心来。他重整一下姿势,重新抱稳怀中的人。

“生日快乐……”

伦太郎先是愣了几秒钟,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明明没喝多少酒,绯红还是攀上了他的脸,久久不散。他慌忙移开视线,之后才想起洸看不到的事实。他摇了摇头,定了定心,继续缓缓向两人的家走去。

幸好我赶回来了。伦太郎想着。

由于他的失神,他错过了洸红透的耳根。 


END


凛佳:狗男男。

律:啧,狗男男。








张扬转发


HANNARI:



激情卷发


陈言务趣:



/ALL洸合志『Luminous』预售宣及预售链接/
/喜欢+推荐+评论或转载抽五条小锦鲤赠送随机挂件一个 抽一条小锦鲤赠送套餐额外附赠的吧唧/


主催:越倦@原PO
封面:鸣鹭 @miuca
特典:拾花 @旧梦拾花
文手阵容:
HANNARI @HANNARI
相与 @皆共罹之
温庭煜
萩染 @ENDDominator
薰雨 @晴语
江蓠 @Hotchkiss。
越倦
画手阵容:
鸣鹭
拾花 @旧梦拾花
有川暁 @有川暁
Kiso @Kisooooo
桜筴
阪山
511


久等了大家。
单本+明信片套组售价为55r。
前15名购买者随机赠送一个挂件。
每个挂件加购价格为15r。
明信片套组加购价格为15r。
单本+明信片+挂件四件套餐为95r,额外赠送可能的吧唧。


因为我个人的原因阵容内的老师们并没艾特全,鞠躬。万分抱歉…会在编辑中后期补全。


前15名购买者及套餐购买者可凭借购买截图,预售结束之后在 LOF@陈言务趣 处兑换本合志电子版特典R18『Rainbow』


预售链接请看评论区第一条。



欢迎查看0224号商品薰雨的资料。


此商品主混火影止鼬圈与狼ゲイム伦洸圈,强烈洸右倾向。

请仔细阅读此商品吃的cp,提前做好避雷准备。

(火影)止鼬、(狼ゲイム)all洸,主伦洸、(K)尊礼、草淡、(反逆)朱修、(HXH)杰奇、西伊、(幽白)all藏马、(工作细胞)all 1146,主癌白、(暗杀教室)秀业、(ROTG)bunnyjack、(闪11)豪鬼、南凉、基绿、(摩庄)r瑞、(最游记)净八、(小木乃伊到我家)空他、(银魂)all银,主高银、(凹凸)雷安,算是杂食、(一拳)杰琦、(APH)米英、露中、亲子分、(名柯)秀透、快新、平和、(进巨)团兵、(阴阳师)博晴、夜青、鬼使黑白、(钢炼)杂食,焰钢,温钢皆可、(海贼)基罗、烟罗、(历史向)云亮、瑜亮、(欧美)狼队、盾冬、德哈、锤基、超蝙、(声优)野神、樱润、聪花

如果还尚算对胃口,请继续往下看;如果天雷,欢迎取关。

以下是商品自带物件:

狼ゲイム系列

童话书一本

联文生贺清单

偏暗黑系思想一套

重修中游戏机一台

玩具车一辆(待修)


止鼬

玩具车一辆(待修)

破破烂烂歌词纸一张

其他请点合集,贴吧也有黑历史长篇


此商品非常害怕寂寞,欢迎日常唠叨!门牌号可私信,欢迎扩列。

商品的话:我没啥优点,啥都不会,但我真的很爱我的cp!!!!


即使讨厌我也请不要讨厌神仙们!!!!!请购买洸右合志Luminous!!!

你,值得拥有(什么


非常感谢!爱列表们!!!

手机没有紫色xx

黑色应该很清楚……(重要的事情说三遍xx

洸中心肯定是洸右!!!!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伦洸童话集)

天使x恶魔的小BE,其实是昨天714的贺文但我迟了。
文笔极其ooc,幼儿园小朋友求轻喷w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字数超短预警
是童话风的辣鸡文orz

银杯中的血


“你知晓自己的罪吗?”

他面前出现的天使翅膀修长而洁白,是尘埃不染的纯洁。他居高临下地降临在洸的小屋前,挡住了他的太阳,带来了短暂的黑暗。洸眯起眼,看到从他身后透出神圣的光。
等看清他模样时却不像是天使,倒像是堕天使,或者甚至,像他们一样,是恶魔。要不是他翅膀上的羽毛能证明他的身份,洸就要怀疑他是别的生物了。他的头发不像其他天使一样朴素,而是有不同的颜色,估计是特意染成这样的吧。他的眼角每一处都带着淡淡的挑衅,嘴角牵起的是漫不经心的弧度。洸并没有像那些弱小而丑恶的人类一样拜倒在天使面前,他依旧挺直着腰,站在天使面前。
“新村洸。”天使开口打破了沉默,“有兴趣和我做个交易吗~?”
洸的沉默使天使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需要什么。我能帮你达成。”这一句话令洸挑起了眉,用一贯不屑的口吻问道:“为什么要选我?你不是也能选其他物种吗?为什么偏要来选恶魔?”天使爽朗地笑了几声,洸冷眼看着,他看到洸的目光后稍微正色了点。他清了清嗓,开始解释:“我知道你真正需要什么。别的种族可帮不了你那个哦。”
“你叫新村洸,是只恶魔。恶魔要想延续寿命或者治病,就必须要吃下世间纯洁之物的心脏。你靠着找出这些生物的资料,把他们公告天下来赚钱吧?很可惜的是……”天使看着洸毫无波澜的表情,摇了摇头,“你奶奶,快死了吧?”他愉快地看到洸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就变了,他无视洸眼中的戒备和敌意继续说道:“你奶奶是善良的恶魔,老实说她不应该做恶魔。她不愿杀其他生物,成为了族里的怪胎。甚至有人说是恶魔之耻是吧?于是在老年生病起来,没有医生去治她的病,她也不肯治这个病,是吧?”
被知道了那么多,洸的内心燃起了一把火,想把面前的天使撕碎。但他想到了一句话:“我知道你真正需要什么。别的种族可帮不了你那个哦。”
凭他知道那么多,说不定能救到奶奶。
洸握紧了拳头,他想起了那些他怎么求都不肯去看奶奶的医生、他想起了重病而意识不清的奶奶,他想到了父亲丑恶的嘴脸。他的眼眸被仇恨淹没,看向了天使的目光却坚定不移。
“说吧,你要怎么做?”“天使可以改变任何表象,瞒过任何生物。这是你们恶魔做不到的。我可以帮你掩盖心脏的本质,让你拿去治好你的奶奶。”
洸的眼睛不为察觉地闪过一束精光,随后又恢复到之前的平淡,打量天使的目光甚至有点质疑。“交易?你想我做什么?”
天使低了低头,等洸再看到他的脸的时候他已经是笑容满面:“我要你去挖某些人的心脏。他们都有资格做你奶奶的药。我需要你用银杯装下你挖心时留下的第一滴血。以恶魔的视力和速度,在那滴血落地前应该能清楚看见吧?记住不能染丝毫杂物哦。”洸的问题追赶着他的话,天使看到了他眼中疑惑但坚定的眼神:“银杯?”
天使抿嘴而笑,“我知道恶魔触碰银杯会被灼伤吧?但你真的以为就这样已经足够救你奶奶吗?有所求,必要付出代价。”
洸沉默不语,片刻就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天使舒心地笑了,他的嗓音明朗而轻浮,在洸小屋前留下了些许的痕迹。“我每天都会来告诉你,你需要杀的是谁。在杀之前,请你问一句。”天使顿了顿,眼中带着阴森而决绝的恨意,“你知晓自己的罪吗?如果回答是正面的,我就会为你另寻目标。”
“其实,你们天使都那个样子。”洸突然鄙夷地笑了起来,“你们都不想脏了自己的手。怎么?怕做堕天使吗?”天使没有因为他的话生气,反而他笑了。“谁知道呢?”
天使在下一刻就毫无防备地消失了。洸急忙去查看,地上放着一只做工精致的银高脚杯和一张纸。
“第一天,海堂美保。记住,不能用布包着杯哦,会污染里面的血。”
洸很快就查到了海堂美保的所在。她是为别人洗脱罪名的好手,她证明了许多人的清白,深受大家欢迎。洸对此只觉得可笑,这些人难道就真的没做过坏事吗?说不定海堂美保在背后做过什么呢。他拿出了目前用布包好的银杯,狠一狠心就把它拿在手里。接触到银杯的皮肤无声地开始疼痛起来,洸咬紧了牙,伸出了锋利的指甲。他借着恶魔的速度出现了在美保的面前,他看着她惊慌失色的表情,问出了那一句:“你知晓自己的罪吗?”美保定一定神,开始反驳:“你是只恶魔吧,哪里有资格来……”下一刻,她的心脏被挖了出来。洸注视着地面,快速地把那一滴血接过,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前。天使已经在那里等着他。
“辛苦了。”他看着洸手上的心脏没有半分情绪变化,“杯呢?”洸脸色不佳地把杯递了过去,天使把他血肉模糊的皮肤看得一清二楚。他举杯,闻了闻那滴血的味道,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伸手,对着洸念了几句。“现在,你奶奶就闻不到你和那颗心脏的血腥味了。你洗干净上面所有的血,把它做成菜,给你奶奶入药吧。”
洸回去就这样做了。他稍微惊讶的发现,奶奶真的没有察觉出心脏的血腥。他惊喜地发现,奶奶在夜里的情况开始好转。
第二天在屋外发现了银杯和纸条的洸毫不犹豫地把银杯握在手里,感到了手心生生的痛楚,他才确认自己现在的心情到底有多么舒畅。他能为了奶奶做任何事情。他很快就找到了纸条上的米森侑,好像是位尽责的医生来着?他没有迟疑,问完那一句后看到他流了一脸的眼泪汗水,没有丝毫悔改的眼,洸这次动作干净利落,速度比昨天快了不少。天使自然是满意的。洸看着奶奶的病开始好起来,洸非常高兴,内心开始有一点感谢天使。但他没有抱更多的感情,他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土屋拓也,小岛健男,永井司,高山真纪。日子快速地飞逝,他们的生命也流逝了在洸的手上。天使很贴心地改变了奶奶的感官,让她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好转。他答应洸,等他奶奶的病完全治愈的时候,解除这个状态。
这天的目标叫小宫千惠,她是一名巫师。她们赞颂天使,诅咒恶魔和堕天使。所以今天天使与洸同去了。在面对恶魔的一瞬间,小宫千惠却拜倒了在恶魔面前,嘴上不停地诉说着自己做过的好事。“你知晓自己的罪吗?”她摇了摇头。洸终于感到了某一处不对,他的手迟疑了。他转头对天使说:“我觉得她给了我正面的回答。”天使的样子有点说不出的违和,他有些惊讶,但思考后他同意了洸的决定。
接下来的神木律是只精灵。这对身为恶魔的洸来说是非常的不利,于是天使继续同行。天使蒙蔽了精灵的双眼,让洸问出了问题。精灵承认了自己的罪孽,但洸还是感觉到了那里不对劲。他再次跟天使说了,天使点头示意他按自己的意思做。他挖出了精灵的心脏,血在他手上留下了罪恶的痕迹。天使什么都没说,默默地帮他抹去一切的罪状。
这一天,天使再没有任何纸条。他直接出现了在洸的面前。“你奶奶的病已经好了。”他这样说道,“现在,请你做最后一件事。”没有提前约定的要求,但洸点了头。“请你把这杯血喝下去。”天使朝他举杯。洸注视着那只杯,没有说话。正当天使想开口的时候,洸接过了杯。天使听到接触的那一刻,洸皮肤发出的悲鸣。洸没有逃避银杯的接触,他的唇就这样碰到了杯而发出疼痛的尖叫。他皱了皱眉,喝下了那杯血。喝罢,他看向了天使。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说。天使顺了他的要求:“伦太郎。”洸轻轻地读了两次这个名字,像是要牢牢记住他的名字。“伦太郎。”这声明显是在叫天使,伦太郎看向了他的眼睛,清澈纯净。
“我在遇到小宫千惠时就开始想,你为什么要叫我这样做。她的动作明显和她的话不符合。我就开始怀疑,你特意掩盖了部分的事实,要让我察觉出来。”
“伦太郎,你要我杀的人,都是造就了五年前,天使杀害案的罪人,是吗?”伦太郎没有保持他的笑容,他的眼角似是有什么想要流出。“我是当时把你们姐弟消息散播出去的恶魔。是吗?”洸的声音开始出现微不可见的颤抖,“对不起,伦太郎。在你治好奶奶的时候,我知道了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我猜,促使你复仇的,是你姐姐的死?”伦太郎在下一刻抓住了洸的脖子。洸没有在意,他看着伦太郎翅膀上的羽毛,突然笑言:“你已经,不再是天使了吧?”
伦太郎终于笑了,“没错。”他靠近了洸的脸,对方的气息就这样游走在对方的脸上。“新村洸啊。”


“在爱上恶魔的那一刻,天使就注定殒落成堕天使。”
“你就是我的罪。”


洸突然皱起了眉头,他痛苦地咳出几口黑色的血来。伦太郎看着他嘴角的血,自顾自地说着:“你都知道了之前那些人的本性。恶魔吃下自私自利之心其实比吃下纯洁的心更有效果。只是,卑鄙的人喝下自私的血会中毒。所以我叫你洗干净那些心脏才给你的奶奶。”
“而你,喝下了他们最浓的那一滴罪孽。”
他放开了洸,任由他倒在了地上。洸已经不能保持现在的形态。他的羽翼露了出来,并且在上面可以看到有火光在闪烁。他的眉头诉说了他现在有多痛。伦太郎脸上似有晶莹滑过,又像是没有。他看着洸慢慢失去了生命的气息,他过去抱住了洸。
他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展露出了他已经变得乌黑的翅膀。他就这样静静地抱住已经死去的恶魔,等待着什么。恶魔死去之后并不会留下什么。他知道。
他用银杯装下洸化成的灰烬,他高举了杯,接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的雨。
他一饮而尽。
他笑了,却像是哭了。

背景图来源p站,侵删

瞎写的自创辣鸡文图

我永远爱新村洸.jpg

【洸生贺联文】目录


挑战30题


1.带有攻击性的吻(薰雨)

2.日常崩坏(不lucky.70)

3.记忆缺失(拾花)

4.窗台(今日涨江)

5.铁栏杆(今日涨江)

6.再也不会出现的笑容(溶解)

7.干裂的嘴唇(薰雨)

8.饮酒过度(茹雪)

9.荒唐的事情(拾花)

10.意乱情迷(茹雪)

11.温柔的给予疼痛(溶解)(手书施工中)

12.暗香(薰雨)

13.时光旅行(九千)

14.琐碎的事(薰雨)

15.霓虹灯的阴影处(薰雨)

16.自我厌恶(薰雨)

17.请和我交往(薰雨)

18.手心冰冷(薰雨)

19.身体买卖(茹雪)

20.再见光阴(薰雨)

21.时速250公里(薰雨)

22.爱丽丝(溶解)(手书施工中)

23.请你留下来(溶解)(手书施工中)

24.滚烫的咖啡

25.48小时旅程(拾花)

26.幻影城(薰雨)

27.铺满鲜花的街道(拾花)

28.白日梦(薰雨)

29.地平线(薰雨)

30.陌生人(不lucky.70)

其他的后补。
请太太们不要打死我们orz
里面有人第一次写文,也有画手为了支持而写文,更有人熬夜就是为了这次活动。即使最后我们的成绩如何,这都是我们爱洸洸的成果,是我们的努力。
爱所有人么么哒!


希望大佬们轻喷orz

【洸生贺联文】挑战三十题 29

29.地平线

地平线的彼端是怎么样的一幅风景?
风卷起了颓堕的气息,尘土和血腥吹过了他的头发,牵起他的思绪。
洸在被警察带走之前,曾经短暂地醒过。在山顶上往彼岸看去。那时候是黄昏,夕阳将落未落,是离别的伤感。一段时间没接触到阳光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橘黄的阳光映到他身上只觉得舒服而没有半分赤热的不适。他痴痴地看着夕阳,思绪却飞到了不久前的逃生。
当时也是橘黄的火焰啊。像是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彻底吞噬一样,他回想着。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呢?有好好逃脱吗?现在的他会选择赎罪和学会原谅吧?
看着淹没在地平线下的夕阳,他的心浮起了不知为何的空虚感。不知道我们何时,不,还有机会相见吗?
他看着剩下的一点亮光,叹出一口气重新陷入了昏迷,都不知道他现在会不会记起这段小插曲。

对,黑夜来临了。
但我会在地平线的彼端,在黎明破晓之时等待着你。

【洸生贺联文】挑战三十题 28

28.白日梦

他好像做了一场梦。
梦里四处都是白茫茫一片,不是雪,是羽毛。一根根雪白的羽毛都在慢慢地落到地上。地上是浅浅的水,每一根羽毛的落下都牵起了一片片涟漪,是愁人泪所聚成的湖泊,安静而不详。
对,太安静了。
走到前面的景象让他惊在了原地,久久发不出声来。
父母笑得一脸慈祥,看着奶奶带着小小的洸在玩耍。他的头有点疼了。再睁眼看到了坐在家里颐养天年的奶奶,看着他做作业。晚上父母归来,大家欢欢乐乐地吃了顿饭。父亲紧张地要奶奶去看病,奶奶点头。他眼中有泪光闪过,又瞬间不见了。接下来的是他戴着毕业帽,拿着大学证书和家人拍照留念。
他的脸额似是有什么轻巧滑过,淹没在湖泊的宁静中。
看到这里他懂了。
梦终究是要醒来的。